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天魔弈 > 第四百九十二章:萬古成空(大結局)
    場面沉寂了下來,片刻之后太一開口說道:“易九霄,那種規則我們也可以下,只是你沒有多少顆棋子,到時候一樣會輸的。”

    “為何?”易九霄疑惑不解地問道。

    “小子,我來告訴你那個規則吧,聽完之后你便明白了。”魔天的語氣中頗多不屑。

    “在你所統治的區域,一名混元修士算一枚棋子,一名合道修士算十枚棋子,將這些棋子投到盤中進行廝殺,被吃掉的棋子相對應的修士將會真的死去。本來你還有一搏之力,但你將幾位合道妻子都傳送到了異界,手中也沒有多少棋子了,肯定也是輸。”

    聞言易九霄將信將疑,他未曾想到天地玲瓏局是如此對弈。

    于是便問道:“魔天,被吃掉的棋子所對應的修士會死去,這怎么可能呢?”

    “易九霄,魔天兄沒有騙你!所有你能控制其生死的人,才會有資格成為你的棋子,他們在局中死去,將會是真的死去。不過最終在外界表現出的是各種死法,比如說宗門大戰等等。我也不與你多說了,你算算自己有多少顆棋子吧。”

    易九霄大吃了一驚,此時他相信太一和魔天沒有說假話,而是真有這樣的規則。

    可憐的蕓蕓眾生,他們都命運竟然是被強者所主導和左右著。

    他們的行事都是執行著強者的意志,就連他們的生死也都是稀里糊涂的。

    那些看似平常和合理的生死,其背后或許只是強者之間的游戲而已。

    想到這些之后,易九霄不由得悲涼了起來,同時又有幾分痛心。

    蒼天大陸的混元境強者并不多,如安遠王、萬疏狂、還有費通等幾十位。

    易九霄從未將這些人當做過棋子,只是將他們當做朋友,甚至是親人。

    他不可能將自己的親人和朋友當成棋子,也不可能去主導他們的命運和生死。

    別說是蒼天大陸的這些強者了,就算是一名普通民眾的命運,他也不曾改變過。

    可以說易九霄是蒼天大陸的世界之主,是名副其實的真神,是唯一的主宰。

    但他從來都沒有動用過神的力量去干預凡俗,沒有去改變過任意一個人的命運。

    如果一定要說改變過,他也只是改變過沐光的修行,利用言出法隨。

    而沐光并非是蒼天大陸之人,易九霄沒有動用世界之神的力量,所用的是強者的法力。

    “我不接受這樣的規則,我也不會用蒼天大陸那些強者的命運進行游戲。”

    易九霄大聲地告訴太一和魔天,說得斬釘截鐵,毫無妥協的余地。

    “哈哈哈~”太一和魔天同時狂笑了起來。

    他們似乎在嗤笑易九霄的倨傲,更像是在譏笑易九霄的無知。

    易九霄沒有出聲,他默默地思想著對策,任由太一和魔天去笑,去狂。

    笑了好一陣子,太一和魔天才停止了下來,最終太一說話了:“易九霄,你這也不愿意,那也不愿意,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天地玲瓏棋局你進來不難,要是想出去可不容易。”

    太一話音剛落,魔天就接過了話題:“無知的小子,我知道你不想主導蒼天大陸那些賤民的命運,但你要好好想想看,你的命運現在都不能自主了,哈哈~”

    “太一、魔天,你們是說我連自己的命運都不能主導了嗎?”

    易九霄沉聲發問,語氣中透露出無比的憤怒,更多的卻是不屑。

    “沒錯,進了天地玲瓏局之后,你的命運就不再由你自己掌控了,即便你是真神也不可以。你別張狂,只要我們二人一落子,你就會萬劫不復,哈哈~~”

    太一輕狂地回答著易九霄,完全是一種貓戲老鼠的語調。

    現在他勝券在握,絲毫都不為易九霄的憤怒所動容。

    易九霄忍耐了這么久,他終于不想再度忍耐下去了,也沒有必要忍耐。

    太一和魔天不是很喜歡游戲嗎?那就陪他們玩下去,看誰最終能玩死誰。

    想到這里,易九霄便用很輕蔑的語氣說道:“太一、魔天,你們兩個小小的精靈,也敢說要操控真神的命運,真是太大膽了。”

    這句話將太一和魔天說得一愣,二人十幾息都沒有應聲。

    “小子,你竟然敢稱呼我們為精靈,真是太大逆不道了,肯定是沐瑤那個賤人告訴你的,我要你死,也會讓她死。”

    魔天大吼了一聲,他似乎對精靈這個稱謂很在意,暴怒到了極點。

    可以想象得到,太一必定也很生氣,他的臉色絕對不比魔天好看一些。

    他們在九天大陸稱霸幾萬年,今朝被易九霄一句精靈揭開了老底,如何能忍受。

    魔天在盛怒之下,便落下了一枚黑子,封住了易九霄的一個退路。

    下一步輪到太一落字,只要他的白子一落,易九霄所化的灰子便會被困死。

    易九霄不知道被困死的結果是什么,他不想以身犯險。

    于是隨口念了一個前字,前字符文金光一閃便落在了黑子之上。

    金光閃爍之中,魔天方才所下的黑子憑空消失,被堵的格子立即空了出來。

    就在這時,太一所下的白子就落在了盤中,正是將灰子徹底困死的位置。

    如果易九霄應對遲了一點,他將會被黑白雙方困死,后果不堪設想。

    前字符文再次金光閃爍,太一方才所下的白子同樣消失不見了。

    “易九霄,你竟然擁有天符,這怎么可能?”

    太一和魔天同時吼叫著,聲音中帶著諸多恐懼和疑惑。

    但是二人卻沒有就此停手,他們不等易九霄移動方位,繼續在盤中落子。

    易九霄則是不斷地催動前字符文,利用時間倒流,將太一和魔天的落子逐一變回去。

    也不知道這些消失的棋子命運如何,按照天地玲瓏局的規則,棋子離盤后對應的強者會身死道消。

    可以想象得到,九天大陸這些年誕生的強者,都被太一和魔天當成棋子了。

    所以這二人一盤棋下了無數年,只為各自等著新的棋子誕生。

    接連消掉幾十枚黑白子之后,易九霄于心不忍了,他這般做如同是在殺戮。

    于是他便大吼了一聲:“給我破,我不想再玩下去了。”

    說話之時,他用意念催動了行者符文離開了識海,轟擊在面前的棋盤之上。

    只聽到“轟隆隆”一聲巨響,棋盤空間頓時就崩潰了,盤中的所有棋子化作了飛灰。

    易九霄在空間即將崩潰的一刻,穿過了空間壁壘,來到了外面的世界。

    視線所及,看到的是一片茫茫的虛空,在無盡的虛空中懸浮著一座萬丈大小的平臺。

    平臺之上刻畫著一副巨大棋盤,其中散落著幾十枚黑子和白子。

    平臺兩端的高臺上各坐著一位棋手,其中一人穿著一襲白衣,另一人身穿墨色衣衫。

    此時二人并非在對弈,而是都俯下身子,大口地嘔吐著暗金色的鮮血。

    不用猜想,易九霄便知道高臺上的二人是誰了,毫無疑問就是太一和魔天。

    “哈哈~你們不是很喜歡對弈嗎?怎么不下了?我倒是很想觀摩一下二位的棋技。”

    白衣人和黑衣人抬起了頭,用惶恐的眼神看著易九霄,慢慢地又低下了頭。

    其中白衣人說道:“真神饒命,我與魔天又怎敢在真神面前獻丑!”

    “你二人這些年真可謂作惡多端,若是想要求生,就要看你二人如何表現了。”

    易九霄風淡云輕地看著太一和魔天,看著二人此刻猥瑣的模樣。

    “真神要我二人做什么?我們愿意認真神為主。”魔天立即表明了態度。

    但是他的表態并沒有被認可,只見易九霄搖了搖頭,問了一句:“洛水和水若心在哪里?你們快說!”

    太一面色突變,只見他略一遲疑,便伸手打開了他所在高臺下的法陣,

    隨后有兩位女子出現在高臺下的空洞中,其中一人正是洛水,另一人應該是水若心。

    “真神,當初將她們二人抓到這里也是無奈,我中了巫山神族的詛咒,必須每年用巫山神族族人的精血才能勉強壓住詛咒,我除了取血,并沒有傷害她們。”

    易九霄沒有再聽太一多解釋,他意念一動,便將洛水和水若心傳送到慶州島中。

    舞隨風等人全都在慶州島中修煉,讓她們母女盡快團聚也好。

    至于小藍的生死他沒有去詢問,洛水既然能活著,小藍應該死不了。

    將洛水和水若心傳走之后,易九霄厲聲說道:“太一、魔天,我可以饒你們一死,但是你們必須要離開九天大陸。”

    說完之后易九霄也不等太一和魔天答話,行字符文便金光閃爍而出。

    一條空間通道浮現在平臺上,易九霄一伸手便抓住太一和魔天,將二人扔到了通道中。

    緊接著行字符文再度光芒閃爍,通往未知空間的那條漆黑通道消失不見了。

    就在一息之后,刻畫棋盤的萬丈平臺化作了粉末,煙消云散在虛空。

    “這害人幾萬年的棋盤,留它不得!”易九霄獨立在虛空中,喃喃自語。

    隨即他又浮想聯翩,人世間的種種,又何嘗不是一盤棋局呢。

    或許在這世界沒有下不完的棋,只有無法終了的局。

    笑看天魔對弈日,便是萬古成空時。

    (全書完)
上海时时几点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