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大清貴人 > 正文卷 第五六五章、爺到底該選哪個做福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趣閣]

    https://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兒子給皇額娘請安!”

    一晃眼,五阿哥弘晝和他的弘小旭都已經有著與她差不多的身高了——含花盆底鞋高度。

    五阿哥臉蛋圓乎乎的,是個微胖的大男孩,姚佳欣的弘小旭就要瘦多了,玉帶束腰,襯得身形頎長,那張臉蛋上還未完全褪去稚氣,但已然是個俊俏少年了。

    “快起來吧。”姚佳欣笑容溫和得像是春日朝陽。

    兩個阿哥起身后,又向裕妃見了一個常禮。

    “裕母妃金安!”

    “額娘萬福!”

    裕妃那張已見老態的臉上堆滿了笑容。

    早在兩個阿哥走進牡丹亭的時候,四個太子妃候選人便已經退避一側。此刻見阿哥們已經請過了安,忙齊刷刷優雅蹲安,“六阿哥萬福、五阿哥萬福!”

    弘小旭忙飛快瞄了一眼這旁邊這四位,心下甚喜,皇額娘果然是疼她的,挑出來的這幾個格格模樣都很不錯。

    姚佳欣含笑指著這四個小格格,一一介紹給弘小旭,富察氏、赫舍里氏、佟佳氏和納蘭氏,這可都是著姓大族之女,其中父親官職最低的也是三品,禮儀舉止、才學容貌俱是上等。

    弘晝也忙偷偷瞧了一眼,眼珠子便被那個赫舍里氏給吸引住了。弘晝這個年紀的男孩子,正是好色而慕少艾,而這赫舍里氏光彩明麗,的確很是耀眼。

    裕妃看在眼里,有些不喜,做婆婆大約都不喜歡這樣美艷的女子,而且這赫舍里氏都十六歲了。

    姚佳欣指了指桌子上那幾幅牡丹圖,“這幾幅畫作雖然不算完美,但亦算上乘了。”

    弘小晝細細掃過那幾幅畫作,目光不由停在那副黃牡丹圖上,笑著說:“這幅畫得是姚黃吧?兒子記得皇額娘最喜歡姚黃牡丹了。”

    赫舍里芳滟心下暗自懊惱,這富察氏運氣也太好了,隨便一畫竟正好畫了皇后娘娘最喜歡的牡丹花!又轉念一想,莫不是大公主偷偷告訴過富察氏皇后娘娘的喜好?

    裕妃笑著說:“這姚黃美而不妖,鮮艷大氣,方才配得上皇后娘娘。”

    聽到裕妃這話,赫舍里氏忍不住多想,她畫得是二喬牡丹,一朵花上兼具紅粉二色,因此在這四幅畫作中,顏色鮮明扎眼,十分艷麗嬌嬈。

    弘小旭的目光落在那一身橘紅色旗服的富察氏身上,“你也喜歡姚黃?”

    富察嘉懿屈膝一禮,聲音溫柔涓涓:“奴才只是覺得姚黃雍容貴氣,故作此畫獻與皇后娘娘。”

    姚佳欣暗笑,這丫頭倒是嘴甜。

    坐在一旁繡墩上的泓麗公主眼瞧著皇后娘娘和弘旭似乎都很中意富察嘉懿,不禁暗自心焦,她忙笑著說:“另外三幅也畫得極好,尤其是那副水墨牡丹,我瞧著花型似蓮花,應該是玉板白。”

    姚佳欣笑了:“難為你竟還能看出品類。”——明明是墨色的牡丹,竟還能分出品種,不過那牡丹花的部分顏色的確墨跡清淡,花型優雅,不失清骨。

    畫出水墨牡丹的納蘭氏臉色微微一怔,旋即道:“奴才畫得正是玉板白。”

    赫舍里氏笑靨明媚:“四公主真是好眼光,奴才可是看了半天,都沒看出納蘭妹妹畫是什么品類的牡丹呢,公主隨便瞧了兩眼便分明了。”

    被這等大美人稱贊,泓麗臉上也難掩志得意滿,但她的目光落在那富察嘉懿身上的時候,又有些黯然。泓麗眼珠子一轉,笑著說:“六弟,赫舍里格格畫得那副二喬牡丹,鮮艷明麗,當真是畫如其人。”

    弘小旭掃了一眼那二喬牡丹圖,又掃了一眼容顏明麗的赫舍里氏,一幅不置可否的樣子。

    弘小晝卻忍不住道:“是啊六弟,這幅二喬牡丹畫得極好,紅粉嬌艷,配王維的《紅牡丹》也正相宜。”

    弘小旭又掃了一眼那配的詩:綠艷閑且靜,紅衣淺復深。花心愁欲斷,春色豈知心。

    春色豈知心?

    弘小旭皺了皺眉頭,覺得著實有些不夠端莊。

    見弘晝如此大加稱贊赫舍里氏,裕妃臉色有些不大好看,“女兒家家,還是要端莊嫻靜最佳。”

    且不說這赫舍里氏生得嬌嬈,光這著姓大族的家世……也著實不合適。裕妃打心眼里沒想從這四個貴女里給弘晝選福晉,那個納蘭氏的家世倒是合適,只不過性子有些清冷,裕妃不大喜歡,不過也并不厭惡。

    眼前這四個貴女,裕妃瞧著最中意是哪個富察氏,端莊溫柔、氣度優雅,那個佟佳氏小格格也很可人,只可惜這兩個小格格……門第都太高了。

    這時候,泓麗的貼身宮女終于趕了回來,好在菱香閣距離牡丹花圃不遠,心蘭又是一路急奔,因此不消半個時辰便回來了,卻也少不得累得氣喘吁吁,通紅的小臉上掛著汗珠,反而愈發顯得嫵媚動人。

    泓麗看在眼里,不由地有些心疼,“你那么著急作甚?”

    心蘭趕忙將手中的玉色折枝斗篷撣開,披在了泓麗身上,她柔聲道:“奴才怕主子凍著。”

    姚佳欣不由朝著那心蘭瞥了一眼,速度倒是夠快的……姚佳欣方才的確是故意打發這個心蘭去跑腿兒,便是想著叫弘旭過來也不過是把拔尖的幾個貴女瞧瞧便是了,用不了太長時間。

    可沒想到這個心蘭速度如此之快,還是跟弘旭碰上了。

    弘旭語氣淡淡道:“這個宮女倒是忠心,也不枉費四姐姐千般呵護!”——明明是夸贊的話,姚佳欣卻隱隱品出了諷刺的意味,心下不由松了口氣。

    這心蘭的容貌著實太出眾了,姚佳欣也多少有些擔心弘小旭會為女色所迷。

    心蘭俏臉通紅,連忙屈膝道:“主子待奴才極好,奴才自然要盡心盡力忠心服侍。”

    弘旭已然收回了目光,不動聲色打量著溫婉秀雅的富察氏……這通身氣度,到底跟那些包衣宮女不一樣。

    這時候,王以誠上前稟報:“主子娘娘,繡品也都收上來了。奴才粗粗甄選了一下,挑了十幾個上來,請主子娘娘一覽。”

    姚佳欣淡淡掃了一眼那托盤上的一件件整齊排列的繡品,繡的都是帕子、香囊之類的小玩意兒,瞧著的確都很精美,便笑著看向裕妃:“裕妃先過過眼吧。”

    裕妃欣然點頭,不由嘖嘖稱嘆,飛快掃了一通之后,裕妃拿起其中一只小香囊,撫摸著香囊上繡著的白牡丹,不禁稱贊道:“這繡工當真不俗!”

    “裕妃娘娘謬贊了!”站在亭外的一個身穿粉藍色旗服的小姑娘盈盈屈膝,這些被挑選上的繡品的主人都已經候在亭外了。

    裕妃定睛一瞧,見是個亭亭玉立的小格格,便招手道:“你且上前,讓本宮仔細瞧瞧!”

    這小格格應了一聲“是”,便蓮步輕移,邁入亭中,盈盈跪拜行大禮:“奴才吳扎庫氏,參見皇后娘娘、參見裕妃娘娘,兩位阿哥萬福!”

    近距離一瞧,這吳扎庫氏著實容貌不俗,而且美而不妖,清麗如水,裕妃看在眼里,隱隱有幾分滿意。裕妃又忙翻看了一下名單,這吳扎庫氏雖然并非出身上三旗大族,但她阿瑪官居副都統,這官職也不算低了。

    弘晝忙偷偷瞄了一眼,心下暗喜,這個也挺漂亮!和那個赫舍里氏春蘭秋菊,不相上下。

    弘晝不禁暗自苦惱,哎呀,都這么漂亮,爺到底該選哪個?

    姚佳欣瞧見弘晝圓乎乎的小臉竟有些蕩漾,一時無語凝噎,別以為叫你們倆來是讓你們隨便選的,只是讓你們過過眼而已,最終選擇權是決定在四爺陛下手中,其次是她這個皇后還有裕妃這個生母有幾分建議權而已。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清貴人》,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海时时几点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