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獵戶出山 > 正文 第1008章 那是我的事
    春居山,海東青一襲黑色風衣站在院子里。

    “你來了”?

    陸山民一邊脫外套,一邊說道,“最近有些感悟,想與你分享分享”。

    海東青嘴角微微翹起一絲蔑視的弧度,“還沒被打夠”?

    陸山民將脫下的外套掛在院子里一棵桂花樹枝丫上,“山里有句老話,被女人騎過的男人,身上晦氣纏身,要想清除這些晦氣,必須得騎回來”。

    “你說什么”!

    隨著海東青一聲冰冷的低喝,院子里無風起浪,掛在桂花枝上衣服在風中嘩嘩飛舞。

    陸山民身上氣勢和氣息同時升起,全身骨骼如炒豆一般啪啪作響,面對海東青,他不敢有絲毫大意。

    “我說的騎只是打個比方,與你想的騎不是一個意思”。

    “找死”!!

    海東青風衣陡然炸開,一道黑色殘影眨眼就到,陸山民低喝一聲,猛沖向前,拳風破空砸向黑影。

    海東青雙掌沿著陸山民手臂而上,雙掌瞬息拍出八掌抵消掉一部分拳勁,在拳頭快要打中她胸口的時候,力道和速度已經損失了一大半。海東青一個側身,拳頭擦肩而過。

    陸山民來不及收拳,后退一步,海東青的第九掌已經打來,松溪太極十八拍一掌疊加一掌的掌力,第九掌已經疊加了前面八掌的內勁。

    “啪”,雖然已經后退一步,但海東青的速度更快,準確的說應該是她似乎算準了陸山民會后退一步,一個加速打中陸山民胸口。

    陸山民悶哼一聲,贏接了一掌,回拳手肘打向海東青面頰。不等海東青俯身躲避,膝蓋上頂撞向海東青腹部。

    第十掌,海東青直接拍向陸山民手肘,提前抬腳壓在陸山民膝蓋上,巨大向上沖擊力,海東青騰空而起,在空中一個翻身,第十一掌拍向陸山民頭頂。

    陸山民腳下七星步游走橫移,不過海東青依然像是提前算準了他會如何反應,手掌在空中一番,變直擊頭頂為橫劈面頰。

    “啪”,陸山民臉頰在中一掌,強大的內勁震得他橫移兩步,臉頰紅辣辣疼痛,這種痛倒不是皮肉上真的很痛,以他現在的體魄,挨著一掌還不至于受到重大傷害,關鍵是這一掌無異于被扇了一耳光。

    不知何時,盛天已經站在了別墅大門口,冷不丁冒了句,“真響”。

    陸山民臉色緋紅,心里惱火,“你什么時候突破到巔峰的”?

    海東青沒有搭話,雙掌再次而來。

    陸山民爆喝一聲,剛才擔心誤傷海東青保留了部分實力,現在渾身內氣沸騰,盡數化為內勁注入肌肉細胞之中。巔峰又如何,田衡搬山境巔峰還不是一樣被他打成豬頭。

    雙拳齊出,巨大的沖擊力如排山倒海般壓向海東青。

    海東青翻飛,在巨大力量打幾下雙腳快步后退,十二掌、十三掌、十四掌、、、內勁一掌雄渾過一掌。

    十八掌,海東青雙掌平推,陸山民后退三步,海東青整個身體倒飛出去,人在空中,雙腳在院子院墻上一點,再次激射而來。

    陸山民換上一口氣,再次猛沖,只要將海東青壓制在狹小的墻角,這一戰他有必勝的信心。

    穿云、斗轉、身形在空中變幻位置,扶搖、天樞,七星步結合無極拳在變幻莫測。

    陸山民眉頭微皺,沒想到七星步和無極拳還能這么用,不過他沒有時間驚嘆,連個身形瞬間撞在一起。

    接觸的一瞬間,陸山民像是撞在了棉花上,緊接著一股強大的勁道連綿而來。陸山民大驚,這股力道之大絕不是海東青本身能發出的內勁。

    腦中電轉火石,陸山民突然明白這股力道的來源,那是來自于自己。松溪太極和無極拳都有借力打力的招數,但是所謂的借力打力實際上是雞肋,對于弱于自己的力量才可以做到,對于強于自己的力量,最多只能消解,一力降十會就是這個道理,但是海東青似乎顛覆了這個真理。

    退,自己全力打出的一拳加上海東青的內勁撲面而來,哪怕是他也不敢硬接。

    “砰”!陸山民胸口一悶,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

    一步退,步步退,陸山民連連后退,積蓄的優勢瞬間瓦解。

    海東青怎么可能放過這么好的機會,拳腳在夜色中飄忽不定,在黑色風衣的掩護下神出鬼沒。

    一拳、兩拳,一腳,兩腳,陸山民強忍著疼痛憋著一口氣。

    十幾息過去,在連續的打擊下,胸中的那口氣逐漸渙散。

    必須要換氣,這口氣不換,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落敗。

    “乎”,趁著海東青手上慢了一絲的間隙,陸山民呼出濁氣,這個時候,他再次看到海東青嘴角露出詭異的冷笑。

    陸山民暗叫糟糕,中計了。

    換氣到中途,心氣還沒來得及吸入,海東青風衣在空中飄過,一掌打向陸山民額頭。陸山民沒有躲避,仗著強悍的體魄硬接一掌。腦袋一揚,借著掌力順勢快步后退,與之同時趁著這個間隙猛吸一口氣,算是完成了這次換氣。

    不過他再次低估了海東青,剛才那一掌只是半個實招,這一掌壓根兒沒有將掌力用老,海東青只是借著這個時間差再進一步。

    等陸山民再次反應過來的時候,真正的殺招接踵而至,一掌連綿的內勁由下而上打在陸山民下顎。

    “砰”,陸山民只感到牙齒都要脫落,緊接著是嘴里傳來咸味,整個人在掌力之下仰面跌倒在地。

    一時間腦袋嗡嗡作響,恍惚間看到一只腳踏空而來,目標正是自己的臉頰。

    眼看那只腳即將第三次踏在臉上,陸山民羞憤交加,想死的心都有。

    下意識閉上眼睛,過了幾秒,那只腳并沒有落在臉上。

    睜開眼睛,海東青居高臨下站在身前,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

    嘲笑,這是赤裸裸的嘲笑。

    陸山民翻身站立,甩了甩腦袋,讓大腦恢復清醒。

    “你剛才打的不是無極拳,最近你又學了什么拳法”。

    “幼稚”!海東青冷冷道:“到了巔峰境界,任何別人的拳法學來有何用”。

    “啪啪啪啪”,院子里響起盛天的掌聲,這個掌聲在陸山民聽起來猶如打臉一般。

    “東青已經不需要學習任何拳法,學來的拳法始終是別人的拳法,每個人都是這個世界上的獨一無二,別人在創立拳法的時候都

    是根據自身情況創立的最適合自己的拳法,不管拳法再好,放在另外的人身上未必就能完美的契合,每個人的自身條件不一樣,自己根據自身的特殊情況創立的拳法才是最適合自己的拳法,也是對于自己來說最完美的拳法”。

    陸山民不可置信的看著海東青,他知道海東青對武學招式有著驚才絕艷的天賦,但也沒想到到了開宗立派的地步。同樣是學了老神棍的無極拳和七星步,自己還先學了兩年,竟然差距這么大,還真是人比人氣死人,看來被踩臉的面子或許一輩子也找不回來了。

    盛天從兩人中間走過,淡淡道:“你們兩個慢慢聊,我出去逛一圈”。

    陸山民揉了揉腦袋,從桂花枝上取下外套穿在身上。

    “就這么讓海東來自立門戶,不像你的風格”。

    “他總要長大,我保護不了他一輩子”。

    陸山民穿好衣服,淡淡道:“一夜之間長大,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這是我的家事,與你無關”。

    陸山民呵呵一笑,笑得有些幸災樂禍,“怎么會與我無關,一個男人突然成熟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女人。別忘了阮妹妹除了是晨龍集團的ceo,還是我的妹妹”。

    “很好笑嗎”?

    “打不過你,還不允許我笑一笑”。

    “幼稚”。

    陸山民收斂起笑容,看來不僅是在拳腳上,在言語上他也難以找回面子。

    “在別人眼里,你們姐弟不合,海東來對你這個姐姐又恨又怕,但我知道,這些都是假象,他只不過是想證明自己,證明自己的目的也不過是想幫你分擔,表面上是個紈绔子弟,其實是個有心人。要不,當年我也不會讓他靠近阮妹妹,他的本質不壞”。

    “你看出來了”?

    陸山民點了點頭,“盡管你在他的四周樹立起厚厚的圍墻,但敵人無孔不入,這世界上沒有絕對的防守”。

    海東青轉過頭,看著陸山民,語氣變得平和,“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請你幫我照顧好他”。

    陸山民眉頭微微皺了皺,不可一世的海東青也會求人,簡直是聞所未聞。

    “你現在退出還來得及,你哪怕不為自己著想,也該為海東來想想”。

    “這是我的決定”。

    “為什么”?

    “婆婆媽媽”!海東青臉上浮現出怒意,“真不明白你這樣的人怎么能活到今天”。

    陸山民自嘲的笑了笑,同樣的話已經不是他第一次說出,自己也確實夠婆婆媽媽的。

    “按照上次的約定,天京的消息我已經悉數傳達給你,這件事情比我們預計的要復雜艱險得多”。

    海東青冷哼一聲,“想得多不如做得多,縱使刀山火海,只管一路殺過去”。

    陸山民點了點頭,“海天集團股價大跌,小心有人抄底暗中做手腳”。

    “這點小事還難不倒我”。

    陸山民想了想,還是開口說道:“天京那邊有我就夠了,海東來經驗不足,你最好在東海守著他”。

    海東青面色冷然,“適時把所有消息傳給我,至于怎么安排,那是我的事”。
上海时时几点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