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戲鬧初唐 > 正文卷 第一千六百章 就當是廣告了
    “爹爹,倫家飛,倫家飛飛飛,倫家是一只小燕子。”

    再次的,在做晚飯之前,楊喬也瞅上一點時間,來訓練丫丫的雜技動作,嗯,其實也在訓練自己,楊喬有個感覺,自己,好像還有最后一次發育成長,最后一次啊,這難道就是所謂的二十五,鼓一鼓,楊喬都超過二十五了,不過,一直以來,話癆在掃描楊喬的骨骼的時候,總是說,你的骨骼,還沒有封口,嗯,話癆的封口的意思就是,這骨骼,還在成長,沒有成熟的意思,就是沒有封口,而這段時間,給丫丫訓練,因為這個吧的受力超過了標準,楊喬就有一種感覺,最近的成長來了,也就是說,要封口了。

    額,好討厭自己的大個子,都找不到一個小鳥依人的感覺,就是媳婦們都比楊喬低了一頭,不過,跟娃兒的動作,倒是很協調,小小的娃兒,趴在肩頭,好一幅父女親的畫面。

    尤其是此時,這丫丫還沒有放開長個,這不,在楊喬手里,還真如同一個大的燕子在手上振翅欲飛。

    “來,到這邊來飛!”

    楊喬胳膊一振,丫丫往上一跳,真如同飛起來一般,然后迅速落下,進入了楊喬的另一只手中,嗯,楊喬要成長么,所以,這個勞累,是必須的了,不要以為此時就是胳膊勞累,其實,此時,楊喬全身的肌肉都在行動,讓楊喬的胳膊能夠挺下去,沒聽到,楊喬說話,都有些咬牙了。

    “好了,丫丫,今天的訓練到此結束,等飯后,再來一次常規鍛煉,就成了。”

    “嘻嘻,爹爹,娘親,娘親,倫家是小貓咪。”

    丫丫趴在楊喬的肩頭,嗯,丫丫最喜歡這個動作了,就跟一個小貓咪趴在主人肩頭一般。

    “爹爹,倫家好累累奧。”

    “累累,就爬在爹爹的肩頭上休息休息,等會,爹爹給你做藥炭烤知了龜吃。”

    “丫丫,下來,你累累,爹爹比你更累累的,快點下來,娘親給你燒的開水,放上的一點點的鹽,連淡鹽水都不算,正適合你此時來喝。”

    “嘻嘻,娘親,爹爹的那個肩膀頭給你了。”

    “你這小丫頭!”

    五夫人有些臉紅了,這都在這里一下午了,老夫老妻的了,還臉紅,額,古人含蓄,不喜歡在人前,就是在自家娃兒面前親熱,就是說親熱的話,都會臉紅的,可,這是丫丫說的啊。

    “夫君,丫丫這個訓練。”

    五夫人一直對這個所謂的雜技訓練還是不理解。

    “這個,怎么說呢,前面我就說過,這是一個實驗,還有,這也還算是曲不離口,藝不離手吧,然后就是,說不上是什么時候,這個藝,能救人一命呢。”

    “嗯,這么說,我就算是理解了,這應該就是承擔其重的后果吧,如果是普通人,額,其實,普通人,也不是完全的安全,最近,我怎么聽說,哪里有一個莊子,好像還不是一個,竟然被土匪給屠村了,這個,算是什么?”

    那個,什么時候能夠安全呢,就算是楊喬經歷的前世,就一定安全了,那個老美,還不是今天槍擊,明天什么事情的。

    此時,這李二朝,其實已經算是比較安定了,可,經常伏擊楊喬的有,為了一點點的技術創新,而全家遭災的也有,他們,可沒有楊喬這個本事,什么事情,能夠自己擔了,你可以偷,可以騙,但就是不可以對楊喬的家人來發動襲擊,額,襲擊楊喬的,可是不少。

    還有一個,就是這個土匪,李二都沒有精力去對付他們。

    這不,其實,楊喬也聽說這個故事了,不過是村子里有人去做買賣,掙錢回來了,掙的有點多,而人有有些張揚,什么侍女小妾的帶回來一窩,額好吧,幾個村子啊,那是雞犬不留啊。

    為此,李二也是火大火大的,你這樣,讓朕的治下,這小人物怎么敢掙錢。

    可,有什么用呢,派了不少的人去,竟然沒有找到人,只是找到了窩。

    “夫人,你這又是一個問題來找我吧,不是隨便說說的吧?”

    那個,突然,楊喬發現,自己算是中計了,這五夫人應該是來求助的,跟誰有關呢,嗯,自然不是李二求助了,李二,只要安排下去就成了。

    “朕給你十天時間,如果再查不出來,那么,你這腦袋也不要留著了。”

    難得見到李二這么火大的時候,直接在朝堂上就要人腦袋,而此時,無論是大臣,還是御史,都沒有膽量說什么了,這事情太大了,那個,你還找不到一個匪類,嗯,騙人,是不敢的,別的地方敢,這個地方則是不敢。

    這不,這就已經第六天了,竟然一點苗頭都沒有,就求到五夫人這里來了,看看楊喬有沒有辦法,幫著出個主意,這種事情,一般很少有人找到楊喬這里來的,可這次,就是找過來了,而五夫人又推脫不了,而且,真不忍心人家這大好的腦袋掉了的,那是真的要掉啊。

    “這個,我不出面,我呢,也說不好,不過,我好像有一個消息,那就是,那被屠了村的村子里,有一戶屠夫,買賣不錯,據說也死了,這個呢,我是從牛寶寶的那市場里面知道的。”

    嗯,有人在給楊喬匯報消息的時候,提了一嘴,一個來送肉的屠夫,好久沒有安排家人來送肉了。

    是的,牛寶寶的市場,因為自家的養豬場豬還沒有開始養,可這里的豬肉倒是先開始批發了,這不,開始先聯系這屠夫,這個算是送肉來最多的,這就是一個明顯的消息了,嗯,其實跟楊喬無關,就是匯報消息的隨口這么一提,就是沒有這個消息,楊喬親自去看的話,也會找到這種事情的。

    “讓他去周邊的村子看看,嗯,大體這么一個范圍,“楊喬畫了一個地圖,在地圖上比量了一下,畫了一個圈。

    “去看看那些雜貨鋪里面,有沒有這種帶油漬的錢幣,如果有,就朝著這方面查好了,看看是從哪里用出來的,不過,需要大量的,如果是一張兩張的,可以查查,不要害人,人買肉,還有找錢的呢,這個,他應該能夠自己把握的。”

    “成,這消息就夠了,足夠了,謝謝了哈,到時候我,我多光顧你家的鋪子,酒樓好了。”

    額,這個謝意新鮮。

    “嗯,如果他保住腦袋了,那么,我讓他保不住錢袋子。”

    楊喬樂呵呵的跟五夫人說著笑話。

    “嗯,到時候給我們丫丫當嫁妝。”

    “娘親,什么嫁妝?”

    “沒什么,沒什么,跟你爹爹說笑話呢!”

    “你看,打嘴了吧,好了,那知了龜應該快拿來了,我也要開始準備做廣告了。”

    做廣告了,其實,就要做飯了,做什么飯呢,嗯,各種炭料的燒烤。

    “你娃兒啊,不好好上學,又抓知了龜,是下了學去抓的,那好,這是主家的獎勵,給你兩個。”

    這門房,也怪有意思的,楊喬扔在這里一些一文的銅幣,就是讓他沒事給這些來送貨的娃兒的獎勵,自然,這個所謂的送貨,可不只是給楊喬的,也有別人的,如,一個工程師,想吃什么在野外才能抓到的,而且娃兒就可以抓到的,自然,也可以去定,定了等著到門房這里來拿,這門房也可以從這銅幣里面給上一個兩個的,算是獎勵,嗯,借口隨便找,但是不能多了。

    其實,對于這些娃兒來說,一文錢,也就不少了,這賣知了龜,也不過是賣幾文錢的事情,嗯,主要是這東西此時還多,便宜的很。
上海时时几点开始的